首页 > 资讯 > 学习之友 > 一个村子的经历告诉你啥叫经济危机
2016
04-02

一个村子的经历告诉你啥叫经济危机

       某村,有种菜卖菜的、有养猪卖肉的、有种粮卖大米的、有种果树卖果子的、有开厂生产家电的、有村长修房卖房的。以前结构合理,这个村一直能保持平衡发展,大家都能各司其职的做自己的事,自己的产品也能平衡的互相卖出去,发展很合理。大家都有肉、有饭、有果子吃、有家电用、有房子住。种菜卖菜的种2万斤能卖2万元,养猪卖肉的能养2千斤能卖2万元,种粮卖大米的能种1万斤卖2万元,种果树卖果子的能种果子5千斤卖2万元,开厂生产家电的能产5万元。
       村上的铺子价格也合理,一年百元,不管是卖菜的,还是卖肉的都能接受,都有自己合理的利润。大家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过得好起来了,余钱也存了一些。
       但是突然有一天村长想把这些人的余钱骗过来,并且最好后面好多年的都骗过来,村长修了很多房子,第一年村长卖10万一套,卖肉的买了,欠了8万。第二年村长卖20万一套,卖米的急了,看着卖肉的赚了,也买了,欠了15万。第三年卖50万一套,卖果子的也买了,欠了40万,钱不够的,可以到村长的钱行去借。
       就这样村里有能力的人都买了村长的高价房,村长是赚大发了啊,不但把他们以前的积蓄赚了,还让他们后20年赚的钱都源源不断的流给自己。于是卖肉的卖了钱,不敢像以前一样买家电,买水果,赚了一点钱后就还村长钱去了。其他的也是这样,卖了一点钱后还村长钱去了。
       就这样,渐渐的卖肉的卖不出去了,卖菜的也卖不出去了,卖家电的也卖不出去了。因为大家都没钱了啊,买不了啊,即使有赚了点钱又还村长了啊。更可恶的是村上的铺子租金一年比一年贵。卖了的菜钱还不够铺子租金。所以一边是种果子的卖不了钱,一边是村上的果子一年比一年贵,并且还不好卖。
       现在的情况是村上各行个业都产能正常,但卖不出去。卖肉的肉很多,但卖不出去,但也没钱买米。卖家电的家电很多,但卖不出去,也没钱买菜啊。即使卖出去一点,除了最基本的生活其他也不敢买啊,因为欠着村长钱行的钱啊。怎么破啊,怎么破啊,现在这情况,怎么破啊?村上生产家电的工人也只能回家了,因为家电卖不出去,发不了工资。工人回村后地也没了,因为前几年被村长便宜的征去修房子了。工人怎么办啊,米都没钱买了啊,要么跳楼,要么偷抢乱杀人啊。
       村上卖果子的,只能把果子倒河里了啊,因为大家没钱消费,加上村上的铺子和运费太贵,果子的价格一低再低,原先批发出去1元1斤的果子,现在批发出去1毛钱1斤,但加上运费5毛1斤,铺面费2元1斤。村上其他人买到手也要2.6元1斤啊。
        一方面是种果子的被逼得把果子倒河里,一方面是其他村民没钱消费,价格太贵,怎么办啊啊?果农果子卖不了,只能自己饿了吃自己的果子,没钱买其他的了,没钱买肉了,没钱买米了,更可悲的是,造成目前的局面,村上的人大多数都不知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出现现在这局面?只有村长在偷偷的今天干这家的老婆,明天干那家的女儿,爽翻了天啊。
       事情如果这么简单,就很好解决,杀掉村长。村长有枪啊,有强大的村卫队啊,还有核蛋啊,你让米都买不起的村民怎么去杀村长啊。并且这个村的村民都有一个特点,只要还有一口饭吃,就能忍,实在没饭吃的忍不了的自己疯了去乱杀其它村民,也没胆量杀村长啊。
       还有一个正村长下面本来就一个副村长,后来村长把他的兄弟和小舅子都提拔为副村长,副村长又提拔他们的兄弟姐妹,七大姨八大妈的,村上公路开始收费,建收费站,油价又上涨,没办法,要养的人太多,村民本来收入就不多,挣的钱要还房贷、看病、教育、啥的又都被村长们垄断……不管是卖肉的最先花10万买村长房子的,还是卖菜的花30万买村长房子的,还是最后卖果子的花50万买村长房子的,他们都是可悲的,因为村长房子只有2万的成本。村长才是最大的得利者。其他的都是被剥削的。更可悲哀的是被剥削的村民不去反思,不去反抗村长,而是在从被剥削得比自己更凶的人的那里找心理安慰和快感。比如卖肉的10万买的成本2万的村长房,欠了8万,他的优越感在于他看到卖果子的花了50万买了成本2万的村长房子,他觉得他看到比他更悲哀的他高兴,看到被剥削得更凶的他感觉自己赚了,其实赚的是村长,大家都是受害者。何必受害轻的看到有受害比他更严重的而高兴呢?
       意思都是一个意思啊。村长剥削得太凶了啊,剥削的钱肯定很多又流到他的亲戚手中了啊。这剥削制度快维持不下去了啊,一边是村长亲戚钱多的吃进口米肉,一边是村民穷得连转基因米都买不起了啊。比如村长前几年的钱行,钱多了,村长说修条路,把剥削村民的钱拿了 1 亿出来修路,村长的小舅子承包了下来,七大姑八大姨又层层承包,最后修了一条偷工减料的路只花了2000万,村长的小舅子七大姑八大姨吃了8000万,肯定这些人就有钱了啊,但是他们每天也只吃得了那么多点米,肉。即使买其他村的高价米肉,钱也出不来啊。
       现在新上任的村长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把上上任的老村长的小舅子七大姑八大姨杀掉很大部分,把自己的亲戚安排上去,还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反腐,其实对村民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腐的上千上万亿又没分村民一毛钱,反而还抑制了老村长的小舅子七大姑八大姨的消费欲望。
       那为什么各各行业产能都过剩呢?真的过剩嘛?其实不是,想买车的很多吧,为什么不买呢,因为还欠着钱行的几十上百万钱呢,挣了点要先还这个啊。这就是产能过剩的原因,不是大家不需要,而是村长剥削的太厉害了,他们已经没能力要求其他的需求了。
       从小就培养仇恨感,村民吆喝要围攻村长了,村长就喊句:邻村的人要来啦!实在村内矛盾严重了了,即使邻村的不来,村长也可以领着村民主动去惹一下人家,然后哎还真是呢,矛盾转移了!但村长也很怕和其他村的干起来,只能喊喊口号,其他村来真的,村长马上就怂了,因为村长知道自己的那邦亲戚七大姑八大姨舅子小姨子等是靠不住的,这些玩意只知道捞钱,真让他们上去和别村人干架,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忽悠村民们上,但万一村民们没忽悠住,那就自己麻烦大了,所以村长一般只是喊喊口号,即使是个小村来真的,村长也怂了。是啊,村长是会印钞票啊,并且还印得不少,导致你不买村长房的也通过贬值让你的钱留到村长口袋了啊。
       现在的关键是流动性枯竭了啊,村长印钱也没用啊,村长印钱再继续修路,印1个亿去修路,村长的小舅子承包了下来,七大姑八大姨又层层承包,最后修了一条偷工减料的路只花了2000万,村长的小舅子七大姑八大姨吃了800万。2000万中有500万村民的工钱,村民拿到后又还村长钱行的钱去了,其他消费一样的没有,只能节衣缩食。市场一样没留动性,一样的循环不了。并且钱印太多的其他后果太多了……

最后编辑:
作者:kutaocun
喜欢互联网,加入我们吧!